摊上个事,说点真相,并坚决地说不!

为何纽约不能成为一个只为少数富豪服务的城市 ?

2016-10-25


『  一伙做设计的人,都在这里,包括你  』






建筑留学的学生所要学的知识还有很多。最近几年,大量的单薄高挑的超高层塔楼在曼哈顿涌现,这似乎成了不可避免的趋势。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单体建筑:派克大街432号,One57,诺德斯特姆大楼,MoMA大楼等。但当城市地产公布了预测的纽约2018年天际线的渲染图时,市民才首次被迫去思考这些新的大楼所产生的综合效应。



类似观点的文章《纽约摩天大楼的繁荣和涓滴都市生活的失败》,最先在《大都市杂志》上刊登。Joshua K Leon认为如果一个城市只为少部分人服务是无法立足大众的。



富豪之城将会是什么样的呢?





城市地产(CityRealty)新的效果图给我们部分的展示了曼哈顿2018年的样子。未来都市的形态将会是各种瘦高的摩天大楼林立,使整个天际线就像是后现代主义的盒子、奇怪的石笋、乱七八糟的注射器。这些塔楼共同的特点就是绝对纯粹的体量以及一群绝不妥协的富豪客户们。



令人沮丧的是,这张渲染图还向我们展现了一种未来建筑项目的必然趋势,而这种趋势是我们本应该避免的。这不仅仅是指一个或者两个这样奢侈的塔楼,而是指所有这些塔楼。其中的一些塔楼对天际线的危害甚至会持续好几个时代。One57 的设计原本希望是像一个瀑布,但是完全失败。矗立在西57街上的诺德斯特姆大楼平平无奇的外观与其同名的租户的乡村购物中心的气质完全吻合。格林威治125号大楼则展现了另外一种高、瘦、锋利的风格。无区域特色且尺度过大的哈德森综合体被赋予“哈德森小香港”的名号。



公平的说,其他的设计不算糟糕。比较不错的建筑包括:Raphael Viñoly设计的派克大街432号大楼,是它由无数直角组成大楼立面;位于53大街,由让·努维尔操刀设计的引人注目的MoMA大厦有一个非稳定的锥形形体。这个建筑的底部将将作为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馆,这使得这个奢侈建筑同时也给非精英人士带来了欢乐。



有一部分评论者支持这类规模的建筑,认为这有助于重振城市过去的繁荣气象。《大西洋杂志》的Kriston Capps断言纽约将会——引用奥罗索夫的话——再次成为“资本主义的大本营”,就像是迪拜、新加坡、北京那样。(难道资本主义的大本营就必须独裁专制吗?)新开发的城市气象将会被人们自豪的印在明信片上,但是却没有生气。事实上很多高端买家很少居住在城市里,导致城市里有许多死气沉沉的街区。






都市生活形态证明这种城市结构的无限制性。我们昔日的市长Michael Bloomberg对此解说:“如果我们可以让世界上很多亿万富豪都搬到这里,就再好不过了”,他认为,“因为那里的税收可以照顾到其他人。



但是我们是否真的需要像Bloomberg坚持认为的那样,打造一个建筑环境来逢迎富人?这样的说法显然忽略了整个城市的社会资源也是流向高端,更多地为精英住宅和奢华工作空间买单这样一个现实。就像是《纽约时报》所说,这些豪宅的购买者为当地带来了大量的税收。而开发商也从这些摩天大楼的高需求中获利。



大量的公共资金也集中在这些兴兴向荣的企业经济里。这其中包括了这个城市里所修建的摩天大楼。例如世界贸易中心,美国银行大楼,高盛投资公司总部大楼等都是市场和政治结合的产物。(它们的独家收益被Good Jobs New York大范围记录在关于城市补贴的报道中)。



我认为奢侈城市是政府可以调控的,而不仅仅是自由市场所主导,这里肯定会有其他的解决途径。公众住宅存在着大量积压的基础维修问题,为何不将稀缺的城市消费能力集中在这些事情上呢?






都市生活的支持者依旧认为奢侈的建筑可以作为社会资源,并认为可以通过增加总体数量的方式来解决住房短缺问题。这忽略了住房市场的断层问题。通过修建豪华公寓来解决住房危机犹如制造宾利车来解决汽车短缺一样不切实际。若不加干预,自由市场将会催生出更加奇怪的住宅。



尽管建筑的总体供应量很重要,这些奢侈的公寓大楼依然不能够有效的解决问题。派克大街432号是曼哈顿西部地区最高的住宅楼,只有104户。在格林威治街道125号,由Viñoly设计的相似建筑有1358英尺高,却只有128户。One57大楼1000多英尺高却只有对于城市住宅来说微不足道的92户。相比于这些高楼,1957年修建于上东区只有13层的小楼房却能容纳119户居民。



这里就存在一个巨大的矛盾,城市不断建造大量的房子来满足销售的需求,却甚少基于使用的考虑。那些被认为应该为纽约市民创造实际生活空间的纽约开发商是否真的该进行这样的财富储备?



当面对这些极少数全球顶级富豪们的投资需求时,政府津贴是没有意义的,建筑高度限制和销售记录根本无法阻止他们。那些倾向于城市发展的规划师们是否拥有同样大胆的抱负来直面社会的挑战?这些建筑所真正表现的是这个时代拙劣的政治眼光。他们将向我们的子孙后代证明我们是怎么强化社会阶级秩序。



作者介绍:Joshua K. Leon 是爱纳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研究方向的副教授。他关于城市的文章发表在《Metropolis》、《Dissent》、《Foreign Policy in Focus》等多家杂志。他的著作《全球健康的提升:有效集体行为的进化 》已发表。他现居住于曼哈顿。



END


-----------------



合作 投稿

联系邮箱:as_office@163.com



top5 院校火热申请中






关于ASRI


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ASRI)作为设计先锋研究所,一直以来从事创造性设计。主张设计观点与批判精神作为建筑设计师的必备条件。可能性作为首要出发,以设计师独有的理解方式积极寻求工作方法及策略。


ASRI——反重力国际(Anti-gravity international)人才战略的计划执行者。 AS(ASRI)主张试验性的,自由的、开放的、纯粹的学术与设计交流平台,提倡建筑非线性设计,空间叙述性、动态的非预期设计、数字化时期空间设计等。



AS国际建筑与空间】课程包括留学课程,作品集辅导,周六周日精英班,更多详情咨询拨打热线:010 - 5749 - 2360,QQ可以添加:2354314193,Wechat:18813127421,网站:www.asri.cn。

Copyright © 2008-2017 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ASRI) 。备案号:京ICP备16022350号
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B座3层20303、20305、20307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