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好莱坞的天才疯子,电影场景比剧情还恐怖

永远的惊悚大师

2016-06-17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国际大学的建筑班级从建筑策划的角度分析了希区柯克电影中的摄影。需要建筑留学的学生可以看一下,以下的分析作者是该课程的两位教授,艺术理论家和历史学家 Alfons Puigarnau 以及建筑师 Ignacio Infiesta,他们从电影配景的角度研究了空间,并且结合电影剧本和配乐分析了这些空间是如何制造出悬疑的氛围的。


为了帮助三年级建筑学生的学习,这一班级从电影导演的视角研究了建筑,来启发建筑设计。电影通过光线来进行构图,而建筑师利用笔来进行构想,两者具有相似性。事实上,希区柯克也更加关注视觉上的效果,把它置于台词之上的地位。




传统的建筑课程分为两种:在专业上教授技能的和学习理论的。而加泰罗尼亚国际大学的建筑学院希望通过构建学生们的理论体系来指导他们的专业实践,希望学生们学习到的理论能立刻在他们的建筑设计过程中发挥作用。


他们学习的这项电影建筑课程包括两个必修部分。第一部分是由艺术理论和历史学家对希区柯克影片中创造的元素进行形式构成的分析,以此来了解其中不同的设计策略。另一方面,建筑师负责实践部分,制作基于具有悬疑气氛电影空间的形式图解。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国际大学的建筑班级从建筑策划的角度分析了希区柯克电影中的摄影。以下的分析作者是该课程的两位教授,艺术理论家和历史学家 Alfons Puigarnau 以及建筑师 Ignacio Infiesta,他们从电影配景的角度研究了空间,并且结合电影剧本和配乐分析了这些空间是如何制造出悬疑的氛围的。




为了帮助三年级建筑学生的学习,这一班级从电影导演的视角研究了建筑,来启发建筑设计。电影通过光线来进行构图,而建筑师利用笔来进行构想,两者具有相似性。事实上,希区柯克也更加关注视觉上的效果,把它置于台词之上的地位。


传统的建筑课程分为两种:在专业上教授技能的和学习理论的。而加泰罗尼亚国际大学的建筑学院希望通过构建学生们的理论体系来指导他们的专业实践,希望学生们学习到的理论能立刻在他们的建筑设计过程中发挥作用。


他们学习的这项电影建筑课程包括两个必修部分。第一部分是由艺术理论和历史学家对希区柯克影片中创造的元素进行形式构成的分析,以此来了解其中不同的设计策略。另一方面,建筑师负责实践部分,制作基于具有悬疑气氛电影空间的形式图解。


以下手绘作品来自建筑学生。


1. 《惊魂记》:百叶窗作为一种悬疑元素




在《惊魂记》(1960)中,我们发现了希区柯克作品中一种基本的制造悬疑的方法:偷窥。男主角通过办公室中的墙壁偷窥女主角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这种隐秘的观察让人意识到男主角的不同人格。这种观察让人联想起了百叶窗这种元素,同样是两个观察对象之间的一种不确定的状态。这种偷窥的状态在电影中的建筑布局中也有所展现。

百叶窗是一种过渡的空间。是一个制造出悬疑氛围的空间,它位于室内与室外的边界处。这种利于隐藏并偷窥的空间在之后的各种电影中都经常被利用来制造悬疑氛围。







2. 《夺魂索》:犯罪空间




犯罪是一种纯粹的艺术。这是两位学生对于谋杀同学的看法。犯罪的计划和准备行为都在建筑空间中进行,为空间制造了紧张感,以及戏剧性的结局。


《夺魂索》(1948)是希区柯克的第一部彩色电影,其使用的技术强调了一种粉彩般的色调,减弱了冷色调,导演注意到了其中细微的差别。电影好像不是在进行叙述,而是仿佛让人置身在其中。因为在其中的动作镜头都是单镜头拍摄的,没有进行编辑。这部电影可以被看做是一个建筑项目,制造了一种连续的画面。


电影中的时间和空间具有一种绝对的联系。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空间中展开,在其中我们可以如同看模型一般观看纽约时间的变化。《夺命绳》这部电影采用了希腊戏剧般的叙述结构:平静 - 动作开始 - 高潮。建筑空间也与这种变化进行了结合。







3. 《迷魂记》:作为过渡的建筑设计




莫比乌斯环可以被看做是《迷魂记》(1958)的一种实体。在不同的场景之中都有螺旋形的象征物:晚宴上的鲜花、卧室中接吻镜头的360度环形拍摄、两位主角臀部的特写镜头。莫比乌斯环象征的是永恒的环路,并且在不跨越平面的情况下穿越平面。这与主角的经历一样,不停地在两个人物之间穿梭。


在电影中的一个重要动态镜头中我们可以看到过渡的概念。人物慢慢爬上塔楼,其中希区柯克使用了缩放的镜头,表达出生活世界和死后世界的过渡。




建筑中的过渡区域可以被看做是不同固定空间之间产生的结果,在建筑的设计中是具有实际意义的。就如同在高高升起的塔楼之中螺旋上升的楼梯一样。过渡空间中有趣的一点是不同形式之间转换的方式。







4. 《后窗》:看的设计




在《后窗》(1954)中,观者与被观者之间创造了一种张力,这种张力仅仅通过公寓之间的庭院就得以呈现。希区柯克通过对于所见事物的强烈关注,向我们阐释了“看”的主题。建筑中的“看”也可以具有多种的表达。看在建筑中可以被表达为一种发现的经历,正如同在《后窗》之中,谋杀被发现的过程一样。




希区柯克是一位具有强烈主观意识的导演。他可以影响人们在空间中的视觉,在不知不觉中操纵观者。而建筑设计中同样需要类似的过程,来操纵观者的体验。在《后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上帝视角,在其中犯罪也进行了艺术化的呈现。因此我们感到在城市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同样我们也强烈地感受到了无法独自生活与强烈孤独感之间的矛盾性。







5. 《火车怪客》:作为编辑的设计




这部电影可以被看做是这位悬疑大师唯一一部在大萧条时期具有悲观色彩的电影。影片是黑白的,具有强烈的光影对比,特别是其中的顶光突出了这点。《火车怪客》(1951)基于同名小说改编。不想《夺命绳》,这部电影显得碎片化。其中的剪辑,将不同镜头连接在一起的过程显得非常关键。


通过剪辑能否体现出一种悬疑氛围?希区柯克在第一个镜头就告诉了我们应该怎么做,之后就一直处于紧张和戏剧冲突之中。地面上的镜头向我们展示了两人在火车上的运动。两人脚相接触时镜头才开始慢慢上升,看到两人的面部。建筑师米拉莱斯的作品就可以被看做是对于碎片的整合和编织。这种碎片化可以用来探讨光线或是材料。它可以被看做是一种过程,有时甚至是未完成的过程。







6. 《火车怪客2》:作为磁场的设计




在《火车怪客》中,海油一个我们不想忽略的主题:建筑中的磁场和它与悬疑之间的关系。这部影片在华盛顿拍摄,这座城市具有数不清的丰碑和广场。在电影中,两人的相遇总是被各种各样的建筑所阻拦。建筑成为了两人行动中的负担,因此在整个场景之中增加了一种悬疑的魔力。




希区柯克所有电影之中还探讨了中心与外围之间的关系、小与大尺度之间的关系。电影中大都市中的微小部分总是表达了隐含的意义。







7. 《辣手摧花》:作为怀疑的设计




《辣手摧花》(1943)使用了更加原始的电影语言。它被认为是一部心理悬疑片。一位为了逃避法律追究的人士前往了圣罗莎,希望在一种乡野的原始环境中栖居。这为逃亡者是一桩谋杀案的嫌疑人,但不是唯一的嫌疑人,这为电影制造了怀疑的氛围。而这种怀疑通过电影中的楼梯得到了展现,这一部分是电影中最深刻的桥段。人可以通过不同的楼梯离开一个地方,暗示了涉及的每一个嫌疑犯都可能是罪犯。


在《辣手摧花》中,中央楼梯强调了室内空间中所发生的暴力。它展现了人们面临不同选择时的两难困境。建筑中这样具有多种选择的设计代表了一种不确定的状态,这也可以被利用,成为一种设计策略。我们可以认为,在现代建筑中,摆脱了厚重墙壁的束缚,但同时也把自身置于了一种不确定性中。







“ Alfons Puigarnau 于1999年毕业于巴塞罗那大学艺术史专业。从2001年开始,他成为了加泰罗尼亚国际大学建筑学院的教授,进行思想领域的研究和教学。”


“Ignacio Infiesta 从2012年开始成为了加泰罗尼亚国际大学中的一位建筑师,他也是该校的一位教授。他曾与建筑艺术家Eugenia Balcells 进行合作,成立了 SSCV Arquitectos 建筑事务所。”

- End -


留学课程&作品集辅导&精英班

TOP5院校火热申请中



更多工作方法学习请点击

“流动的建筑”夏令营报名处

关于ASRI

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ASRI)作为设计先锋研究所,一直以来从事创造性设计。主张设计观点与批判精神作为建筑设计师的必备条件。可能性作为首要出发,以设计师独有的理解方式积极寻求工作方法及策略。

ASRI——反重力国际(Anti-gravity international)人才战略的计划执行者。 AS(ASRI)主张试验性的,自由的、开放的、纯粹的学术与设计交流平台,提倡建筑非线性设计,空间叙述性、动态的非预期设计、数字化时期空间设计等。


AS国际建筑与空间】课程包括留学课程,作品集辅导,周六周日精英班,更多详情咨询可拨打热线:400-060-3050,QQ可以添加:2354314193,Wechat:18813127421,网站:www.asri.cn。

Copyright © 2008-2017 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ASRI) 。备案号:京ICP备16022350号
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B座3层20303、20305、20307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