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优衣库事件”看性与建筑

音乐作曲家认为,流动的空间让人兴趣盎然,如冬日浴室花洒的热流能激活肌肤的感知,不断通过眼球冲刺大脑的海马体,让你曾经的回忆、感知、预见全面勾搭,于是,灵感诞生。

2015-07-16

优衣库试衣间带来的心理暗示

音乐作曲家认为,流动的空间让人兴趣盎然,如冬日浴室花洒的热流能激活肌肤的感知,又如流淌市井之间的公共巴士,上下的人潮与不断变换的窗外风景,不断通过眼球冲刺大脑的海马体,让你曾经的回忆、感知、预见全面勾搭,于是,灵感诞生。

建筑学中有说:“人在积极空间里流动,在消极空间停留。”这里的“积极”与“消极”区别传统对人性的描述,说的是空间的范畴。优衣库试衣间就是一个消极空间(因为面积有限),而外围的展示空间是一个积极空间(人山人海的顾客自由流动),而一般建筑规划又认为积极空间里的消极空间往往与人身上的社会属性有关,人可以停留,可以发生人与人的情感交流,于是,我们今天看到优衣库一对情人啪啪的视频。

在孤立的空间里,因为空间的消极性与外围的积极性是对抗的,所以藏在身体深处的情感欲望很容易会被引发,从而刺激身体脑内啡的释放——脑内啡(endorphin)亦称安多酚或内啡肽,是一种内成性(脑下垂体分泌)的类吗啡生物化学合成物激素,做爱和跑步时都会释放出来,脑内啡又再次促使了肾上腺的分泌,于是,你我相见于此不如一炮分高低的念头就产生……

事实上,一切封闭的空间都会让人有犯罪的欲望,而罪与美又是同步的,凌晨的车库、消防通道、无人的公园电话亭、傍晚的公共厕所、包场的vip电影院都很有“炮感”。而在无数电影剧情里,失事的飞机、电梯故障、失联的宇宙飞船里,往往男女主角第一次见面,就定义了真爱。诚然,此时此刻,他们所在的空间与外部的环境(世人的生死、宇宙的运行、四季的更迭)已绝缘了。

当然优衣库啪啪事件也反应了一个现代都市生活的事实:性需要时间、性需要空间。

建筑空间的欲望:伯拉德·屈米

空间对抗的人是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最终引发的是欲望层面的对话。人与建筑是相互的。伯拉德·屈米认为:对建筑设计而言,欲望是空间建筑设计主体中躯体物质的精神载体,欲望在空间中被唤起与实现。

在屈米看来,对建筑来说,有用性(utility)不是必要的,建筑是无用的,建筑超出它功能上的标准之外,那就是关于“爱”和“死”,也就是躯体的欲望。而“爱”和“死”这两种身体无意识的极端状态所产生的欲望体验便是“爱欲体验”和“死亡体验”了,这在屈米的先锋建筑理论中则解释为“建筑的快感”和“建筑的暴力”。

那么“建筑的快感”如何体现,屈米认为建筑满足了人们空间上的期望和体现了建筑上的思想或概念时,建筑的快感便获得了。屈米还认为存在一种特殊的快感,这种快感来自于感官上的快感与秩序上的快感发生冲突的时刻。建筑的快感存在于概念和空间的矛盾在兴奋状态中的合并,存在于建筑语言的破裂,存在于建筑元素的崩溃以及规则的超越。于是,类型学、形态学、空间的压缩和逻辑的结构均被瓦解得支离破碎。屈米把“性快感”与之联系起来,“性欲不是快感的超越,而是超越的快感,建筑的最终快感是那不可能的瞬间。快感成为一种“冲突中的超越”,屈米意在通过这种超越将欲望引入对建筑的理解中去,同时在建筑中唤醒欲望的主体、快感的主体。

这里有两个重点:第一个是:屈米将快感引入到建筑中, 不是说建筑能真正产生快感,实际是人在建筑空间中获得的快感,既诱发的身体欲望(促使人们去做爱,去谋杀)。这是一种“焰火”式的狂欢,就像狂欢是不能买卖的,也不是同任何生产循环结合在一起的,它孕育、爆发、燃烧在一种虚空中,它是瞬间的极度兴奋。第二点是:在“建筑的暴力”中,届米则更加激进。 “暴力”对那些后人道主义者只关心生存和生产的必要功能需求提出质疑,而支持那些通常认为是消极的和非生产的行为,如奢侈、悲哀、战争、膜拜、游戏和荒谬的性行为。这些关于暴力的概念也表明了对空间功能的不同的阅读,建筑的定义也许存在于逻辑和疼痛、理性和痛苦、概念和快乐之问的相互交错。屈米在这里再一次对正统的功能提出了质疑,那些消极的行为所产生的非常规的空间体验也正是对功能的一种积极反叛。

“为了真正欣赏建筑,你可能需要制造一起谋杀”

实际上屈米并不是真正地想要提倡一种所谓血腥的暴力,他只是试图引发个体和空间之间能产生~种类似暴力般强烈的关系。也许在建筑之外,屈米真正关心的只是存在于身体中的“欲望”,正如德勒兹Lb 所认为的:欲望是积极的创造力量,欲望从本质上来说是革命性的,它是永恒的欲望机器,永不停止,而且以多样化的方式游荡、冲动⋯。

在屈米眼中,建筑只是承载欲望的机器,在那里,你的欲望,我的欲望都能得到反映。 建筑之所以成为建筑是因为它通过欲望的物质性载体——身体在空间中的行为体验促发了诱惑和无意识的动机,点燃了爱的欲望、死亡的欲望,带来了身体激情的快感。通过“欲望”、“身体”,那么“事件”、“行为” (move—ment)和“空间”也就很自然地引入进来。而这一切屈米认为可以重新定义建筑的边界,作为对被形式主义、功能主义和理性主义等意识形态所界定的建筑学的一种有效批判,由此来揭示,门学科中受抑制的内容,从而对之进行一一种新的诠释。

“没有事件,就没有建筑“。在屈米的眼中”行为”是参与事件的身体运动的过程。行为是对建筑秩序的一个不可避免的身体入侵,进入一个建筑,则意味着对精确、秩序的几何性平衡的一种破坏,如奔跑者、打架者和做爱者都参与了对建筑空问的破坏,他们通过流体般或者反复的动作雕刻出意想不到的空间中的身体。建筑只是一个同使用者积极地进行持续交流的有机组织。

(于是,站在屈米的观点看优衣库事件,真是因为有了啪啪事件的发生,试衣间作为独特的拥有事件的空间区别于试衣服用的房子,而独立出来,成为一个有意义的空间)


那么,怎样的空间能让人性趣盎然?

法国勒柯布西耶设计的马赛公寓 (1952)的设计理念是展示身体。这所建筑群的泳池和平台都是为了让居住者尽情展示自己。图片来源:Stephen Burrows

《aeon:Room for sex》

作者:Richard J Williams

性爱浪费时间、需要空间,而且被太强的亲密感所抑制

建筑师对性这个话题能表达之有限,实在是奇怪。如果他们日常设计的建筑里有人享受性爱,你会觉得他们该多用点时间考虑这事。 我们的性生活由建筑支撑而庇护,建筑告诉我们在哪、什么时候可以(或者不可以)做爱,也决定做爱对象。

Copyright © 2008-2017 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ASRI) 。备案号:京ICP备16022350号
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B座3层20303、20305、20307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