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垃圾”建筑,不仅吸引了成龙,更让全世界看到了未来!

这个“垃圾”建筑,不仅吸引了成龙,更让全世界看到了未来!

2019-04-12


黄谦智,1978年出生于台湾,哈佛大学留学建筑博士、小智研发创办人,最年轻的环保建筑师。 11岁移居美国,先后在洛杉矶念中学,康乃尔大学哈佛大学进修。

他不仅仅是一位关心地球生态浩劫的人,同时还兼具东海、交大大学教授、工程师、建筑师和实业家的身份。

26岁进大学教书,28岁创业,29岁带领一群年轻人创建“小智研发”,突破年营业额百万美元,多项绿能产品在美热销。

自2004年起,黄谦智以其专业知识和学术能力投身于创建实用型可持续产品和建筑解决方案。

留学建筑


黄谦智说,要让人们环保,就得做性感的事。

所谓性感,就是时尚的设计,再加上优秀的品质。

垃圾,只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一样可以是很性感的!

建筑设计


2010年黄谦智用回收的152万个饮料瓶,为台湾举办的花卉博览会特别搭建的展馆,引来了《国家地理》将这座“塑料瓶大楼”的建造过程拍摄成纪录片。并通过《国家地理》频道在全世界168个国家播出。

建筑设计


“远东环生方舟”是一个100%回收材料的环保建筑。它没有一砖一瓦,墙体材料都是市民们募捐的垃圾,做成的塑料瓶。价格是玻璃帷幕的1/4,隔热效果却要好4倍。连屏幕的供电,都使用了最环保的太阳能。

建筑设计


建筑设计


它没有粘合剂。因为大部分粘合剂,本身就是不环保的,还是得从老祖宗的智慧里汲取营养。就像古代的孔明锁,利用卡榫构造互相扣合,形成钢构锁点。不仅不需要胶水,还可以自由拆装。

建筑设计


这座全世界最轻最大的塑料房子,通过了全世界的建筑法规,防火、防水、放焰完全合格。这让路透社、纽约时报、BBC等重量级媒体都兴奋不已,国家地理专门为他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他就是这个时代的英雄,环保英雄!” 这种让回收材料重获新生的新技术,震惊了全世界。

室内设计


这座环生方舟(EcoArkPavilion)的设计者黄谦智,自己也没想到,这座152万个塑料瓶搭成的轻飘飘大房子,原计划一年拆除,结果两年、三年……八年过去了,依然坚固如初。还让他捧回了2010年英国金融时报的“地球奖”,2011年华尔街日报的“亚洲创新奖”。


现在全球几乎每年都要生产和消耗3亿吨塑料垃圾,3亿吨是什么概念?

不敢想象我们生活在这个曾被称为是蓝色星球的地球上!

如今却被塑料垃圾占领了大半,我们能经历得起多少自然灾难?

当我们为海洋生物的濒临灭绝感到惋惜时,我们做了什么?

恐怕除了惋惜还是惋惜,人类惹出来的祸,人类是时候来拯救了!


连深海鱼都逃不过塑料微粒的魔爪。


解剖一只迁徙途中死去的鸟,肚里竟是触目惊心的塑料垃圾。


西藏高原上的牦牛,正在垃圾堆里觅食。


人们总以为,我们不是已经在做垃圾分类回收了吗?其实,你永远不知道你满怀善意放进回收箱里的物品,是被相关部门回收再销毁,还是被某些商人回收再盈利。


这样的商人,曾向黄谦智发出过死亡威胁。却没能阻止他用技术改变世界的决心。许多人费了大劲去降解塑料,让大自然更好“消化”这些垃圾。


黄谦智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想做的,是让每一块“垃圾”,被使用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一个塑胶咖啡杯,在你手上的时间可能只有10分钟,但是回收后改造成衣物,便能使用1年。

衣物再次回收改造成家具,便能使用10年。家具再次回收改造成建筑,便能使用50年。

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过上“无塑料”生活,却能让每一个垃圾回归自然的时间,无限延长。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总要经历更多的磨难。当他在课堂上讲起“垃圾也可以作为建筑材料”时,学生们表示“听不懂”。因为当时,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当时黄谦智在课堂上传授的是“绿色永续能源”的理念,即把垃圾做成产品。

欲望带来消费。只要欲望存在,就不可能真正减排。让垃圾开出美丽的花,奋斗于环保研究领域,就是他想做的事。带着这样的念头,2005年黄谦智回到台湾,创办了“小智研发”。


小智研发没有急着一上来就做酷炫的大案子,反而先从小的零配件做起。

他们先用ABS塑胶废料做出的小型风力&太阳能发电机,以质量和价格双方吗的优势拿下了许多日本和法国的订单。

从这开始,小智研发挖到了他们的第一桶金。


黄谦智对材料的研究,已经是热爱到了入迷的程度。

他的电脑上永远都开着一个Google的页面,随时看到或者想到什么新鲜的材料,都会马上去查询了解,想想有什么用途。


一开始,他们先用米壳材料制作了这个回收材料抗震手机壳。

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搜索中发现中国古代在筑造长城时,为了增加黏着度,会在土石中添加米糠、米壳。

于是也应用到了回收热塑材料中。

“塑料瓶大楼”中的“饮料瓶转”就利用农场废弃的米糠米壳材料进行了加固。


随后开始承接大型的建筑设计项目,直到今天,他们已经打造了很多令人称赞的神奇项目。

黄谦智×成龙

因为《国家地理》的这部纪录片,让成龙注意到了这个台湾小伙,在拍电影的过程中,成龙意识到他们每天都在产生各种大量的垃圾,造成资源浪费。


于是在看到黄谦智的纪录片后,就立马向他抛出了合作的橄榄枝,希望能制造出一个完全移动的回收和制造工厂,将回收塑料垃圾的行动带到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黄谦智的团队花费了两年时间研制出“环生零耗机”。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移动式垃圾回收处理站,用两辆卡车就能装下它,带到世界各个地方。


它能够将塑料迅速变为有价值的产品,减少塑料垃圾堆积和转运,从而降低对环境的污染。有了这个机器后,回收再利用都变得非常简单。


比如说把塑料制成砖块只要把塑料垃圾从一个口里扔进去。

机器就会自动把塑料磨碎、清洗再烘干。


从机器出来后就是碎片状的短短几秒钟,这些塑料垃圾就成了可以用于生产塑料制品的材料。


接着把塑料碎片放进模具,在第二个机器里烘烤40分钟,就能烤出环保再生砖。

5个瓶子=1块环保砖,1个小时=184块环保砖。




拿出来后就是一块块的环保再生砖啦


5个塑料瓶能制成一块砖,如果在我们的生活中多用些这样的砖,能利用的废旧塑料瓶可就多啦!


而且颜值也不差用来当墙面装饰丝毫不逊色


要是想再好看点用星巴克的咖啡杯,就能做成一块块有独特花纹的砖块。


更重要的是,机器上装有太阳能板,整个运作过程都是利用太阳能驱动,零排放而且是闭环系统,也不会产生任何垃圾。


就连用来清洗塑料瓶的水,也是重复利用的过滤水根本不会产生浪费现象。不仅仅是制成砖块这些碎片还能做成其他的产品,就看人类的需求啦~

为了验证这台“环生零耗机”是否能在世界偏远的地方使用,黄谦智还特地把它运到了青藏高原的多杂县。


在这个环境极其恶劣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空气含氧量减少了40%的地方“环生零耗机”在历经了长途跋涉和一系列困难后,最终还是成功运作了。


这样的成功意味着未来或许塑料垃圾,对于我们来说不会再那么糟糕,除了采用“降解”这个较漫长的方法,我们还能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再利用变废为宝,延长塑料的使用期限。

这几年来,“环生零耗机”已经去过了许多地方提供服务和展示,从北京、上海、玉树到伦敦、木兰,它的每一次出现,都是一次环境的洗礼。

2017年伦敦设计节




2017年北京成龙训练中心


2017年上海地球日


2017年玉树


2018年米兰设计周



黄谦智 x NIKE

黄谦智与Nike已经有过好几次以环保为主题的合作了,从店面、鞋盒到艺术装置,成果都让人眼前一亮。Nike旗舰店前两年在东京开业的NikeLab MA5旗舰店,就是由黄谦智的团队设计。


他们把回收的旧鞋经过加工后做成了店铺的砖墙


回收的ABS塑料做成货架系统



新材料都是模块化的像上面提到的博物馆一样,没有胶水也可以相互扣合,它们能重新拆解全部分开变成单一的材料再利用。



Air Max 1 Ultra 2.0黄谦智还为Nike设计了一双运用了Flyknit编织材料和皮革鞋面,揉合而出的全黑Air Max,也就是以下这双。


当然有故事且吸睛的不是这鞋而是它的......鞋盒Airbag!


乍一看这鞋盒是不是以为就是用塑料做的?然而故事往往不会按你的想法走。


其实它是由再生纸盒和咖啡杯盖制成的,环保的PP材料是最低碳无毒的材质啦,很多食物包装都是用这种材料。


质量也超好绝不是一次性用完就丢的那种


设计师特地把四个角采用了弧形设计,鞋盒内部中间还有分隔板,这样放鞋时不仅能省下更多空间,而且5.5-13码的鞋都能装得进~


鞋盒外壳上的洞洞可不仅是透气用的噢


更方便的用法是两根绳子一穿,就可以背在身上啦

Copyright © 2008-2017 AS国际建筑与空间研究所(ASRI) 。备案号:京ICP备16022350号
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B座3层20303、20305、20307室